【段子】狐狸x狸猫(2016-12-31)

【1】

青年拖着旅行箱,看着那只小狸猫跑到自己面前,强忍住撸猫的冲动,却不想那狸猫“嘭”的一声化为人形,一板一眼的学着他拖旅行箱走路都样子,没藏好的小猫耳和小尾巴差点把青年萌化,但他还是一脸冷漠。

“呐~看我学的像不像?”

“不像,一点都不像。”

“嘤嘤嘤( •̥́ ˍ •̀ू )”

【2】

青年正在晾衣服,突然看到那只小狸猫正在扒自家窗户,青年把他抱进来,小狸猫突然又变成人形,自己摸摸耳朵和尾巴,嗯,都藏好了!小狸猫把剩下的衣服一件一件挂好,歪着头,一遍卖萌一边问:“我学的像不像?”

青年忍俊不禁:“像。”

“那我可以变成人了!✧٩(ˊ...

2016.01.23段子【北南】

北方x南方

寒潮来袭,气象图上全国一片蓝。

“在北方过冬多好,有雪,有暖气。”北方搂着南方的腰柔声说。

“嗯,就是太干了。”南方看着北方裂开的嘴唇,皱了皱眉,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润唇膏来。

北方看着南方的样子,心像被小猫挠了一样,瞥了一眼润唇膏,立刻知道南方是什么意思,不耐烦的说了句“麻烦”便低头吻住南方。

“啧,这样总行了吧?”


首发微博@言树SY


【双花】寻人启事

ooc √
私设√
渣文笔√
花吐症、荼毒梗源网络
*源自原著

0
外向的人并不是什么时候都快乐,也许他们只是会隐藏悲伤。
1
从孙哲平退役后,张佳乐就几乎和他失去了联系。那时候,张佳乐不敢联系孙哲平,孙哲平亦然。所以,孙哲平只是默默地看着张佳乐强撑着,带领着队伍冲向决赛,就在孙哲平燃起希望的时候,百花,亚军;张佳乐,退役。
百花再一次亚军后,张佳乐的退役倒是是孙哲平意料之中的;第九赛季回归,加入霸图,孙哲平知道张佳乐不会有太多犹豫,但是他不可能轻易放下百花,于是,孙哲平在那个夏天,对张佳乐说:“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,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?将心里的杂念,彻底射杀干净吧!”*
但是那个赛季,霸图,亚...

【喻黄】毒 下

私设√
ooc√
渣文笔√
荼毒梗自网络

05
黄少天此时正背对着喻文州。
黄少天的人缘特别好,经常有人约他一起打球、打游戏什么的,黄少天其实很喜欢打篮球,背上的肌肉线条很好看,以前在学校里,有一段时间喻文州坐在黄少天后面,夏天的每个体育课后,黄少天的校服都会被汗浸湿,喻文州会悄悄地盯着黄少天的背肌,也就是那时候,喻文州第一次怀疑起了他对黄少天的感情。
如今,喻文州早已确定了他对黄少天的感情,黄少天又是一身冷汗浸湿了白色T恤衫,可喻文州无心看黄少天的背肌了,只是盯着他腰上的那个花纹看,越看心越疼。他追上少天的脚步,克制自己暂时不要想它。
这边黄少天和妹子们已经从电影聊到了历史老师,估计下一步就是各科老师,...

【喻黄】毒 中

私设√
ooc √
渣文笔√
荼毒梗自网络

03
想着想着,黄少天就方了,因为他突然想起一个自己忘记了的重要的问题——喻文州弯不弯?
说起来,喻文州和黄少天真是不一般的有缘分,从幼儿园到高中一直都是同学,而且从小学一年级开始他们班一直是喻文州当班长,黄少天是副班长,默契度max,关系也不是一般的好。给对方带早饭、捎零食、约出去一起写作业、互抄作业、玩游戏开黑,甚至约好了去同一个辅导班都是常事,黄少天已经习惯喻文州在他身边了,一天看不见都难受,高考过了将近两个月了,黄少天天天拉着喻文州聊天,但还是难受的要死——他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约喻文州出来。张佳乐天天嘲笑黄少天得了“喻文州依赖症”,叶修也动不...

【喻黄】毒 上

ooc √
私设√
荼毒梗自网络

01
黄少天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上了树,同时他也发现喻文州一直在跑,喻文州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但是还是没有停下来,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喻文州要跑这么快,喻文州身后是一团黑雾,黄少天看不清是什么东西,没由来的认为是一群人在追杀喻文州。然后,黄少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树下摔下来了,别的地方都没感觉,就是腰疼,不像是摔的那种被撞击的疼,而是烫伤的那种灼烧感。黄少天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,腰上的灼烧感越来越强烈,他想站起来,却发现自己被绑着,像是烧烤店里的肉串一样,被放在架子上,身下的火越烧越旺,腰似乎被点燃了。我靠,我又不是情侣烧我干嘛!!黄少天愤愤地想。但是腰上...

story / masa:

《全职高手》生日表。

按星座进行排序:摩羯→水瓶→双鱼→白羊→金牛→双子→巨蟹→狮子→处女→天秤→天蝎→射手。

(附所属战队、身高、血型)

我的意中人啊,是我的忆中人

文/北阳 梗源/发发
0
“为什么我给你介绍什么对象你都不满意?!这么多人,你就一个都看不上?”
“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
1
【我爱你,即使你离开了,我也爱你】
苏木静静的坐在房间里,失落的盯着手机,沉默许久,叹了口气。苏木又想他了,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该再去想他。
苏木忘记了他是什么时候闯入了自己的生活,他只记得和他在一起的时光里,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。
苏木轻轻地摇了摇头,试图强迫自己不再想他,但毫无悬念的失败了。苏木清楚他不能静下来,他应该做去些什么事情缓一缓,他站起来,简单的整理了一下,缓缓走到门口,慢慢的握紧门把手,缓缓的按下去……忽然,苏木松开手,将额头抵在门上,他能去哪?他能做什么?
回过头...

© 北阳|Powered by LOFTER